当前位置:顶点小说 > 大魏皇叔 > 第三章 长安驿站

大魏皇叔第三章 长安驿站

    曹操看了眼曹德:“别瞎显摆了!要不我让父亲给你疏通疏通,举个孝廉,请个校尉做做,去边疆?!”

    “别啊!我只不过是纸上谈兵。”曹德笑笑,摆了摆手:“我还是回谯县家塾教书吧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募兵之资?!”曹操看向曹德:“家里的帐,父亲是不是让你管了?!”

    曹德闻言旋即摆了摆手:“兄长,这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让你做假账当家贼。”曹操想了想道:“季谋已经变卖祖产,才谋了这么个位置,余财已竭,所以我的意思能不能借贷,这样你在父亲那里也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曹德听罢:“我听说司马带一营可千人,这可不是小数目了!我最多经手...额...百人队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东汉军制五人一伍、有伍长,十人一什、有什长,五十人一队,有队长,百人一屯,有屯长,二百人一曲,有军侯,千人一部,有司马或校尉为正司马为副。

    “善!”曹操同意道。

    曹略赶忙拜谢道:“两位兄长的恩德...嗨!大恩不言谢!略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“季谋赶紧起来吧!”曹操起身扶起曹略:“你幼年知学,冲龄求教,自拜于七叔之门,请为弟子,后又过继为继子。我与你自**善,知你素来读书用功,习武刻苦,为的就是光大曹氏。你我手足之情,宗亲之义,我不帮你,谁帮你。你又不是袁本初之辈。”

    原来曹操和袁绍起了矛盾,袁绍在幕后教唆国舅爷何进,为党人翻案,解除党锢。可是曹操去参加聚会,袁绍他们说话像防贼一样防着,看来在他们眼中,曹操依旧是个宦竖遗丑。

    曹略泣拜:“兄长,略必建功立业,名正曹氏!袁本初何足惧哉!其人仰仗家世,沽名钓誉,志大智小,色厉胆薄,好谋无断,也就是出身好‘四世三公’为官一任虽不能匡正社稷,但至少能造福百姓,似袁本初那样只认准旧账不闻民生疾苦又有何益?”

    曹操再次扶起曹略:“知我者季谋也!”

    旋即曹操感慨道:“世人多是笑脸奔波,但谁心中不愁苦?谁又真的只念自己没有爱国之心呢?可是世风之下孰可奈何,做官的整天提心吊胆、为百姓的自顾活命尚难,谁又能不切实际豁出性命来为社稷登高一呼呢?世情若秋气,人性似谷草,秋气击杀谷草,谷草不任,凋伤而死。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募兵百人还是挺顺利的——多为曹氏门客、仆僮。雒阳西门驿站,曹操以及几个谯县同乡陆续来到。

    一番依依惜别,不需赘言。

    最后,曹操双手握着一段细柳,长揖到底,说道:“君行凉州,车骑旅途,道阻且长,风险多有,行路时务必要谨慎小心。”

    曹略答道:“略会谨慎提防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与君相别,兄有一言相赠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‘道路阻且长,会面安可知。愿君立功勋,努力加餐饭’。”

    曹略正色说道:“兄长良言,略必谨记。”

    语毕,向诸人一拜。

    诸人回拜。

    亲兵上前,接过他们的临别赠钱。临别时送些钱以壮行色,这也是当世的风俗。曹操送了百金,余人皆是百钱。曹略都不推辞,待亲兵把钱收好,他翻身上马,于马上拱手说道:“诸君留步,略去了。望珍重!”

    除去粮草辎重,像曹略也带着不少东西,需要用一匹骡子来驮。不算身上穿着五十来斤重的全身甲,长短兵器也有二十斤,还有自己吃饭喝水用的铁皮缸、锤子、柴刀、口粮,要没骡子恐怕非常吃力。

    普通士卒不带牲口,他们只能少带个人用品——因为曹略是他们的主公,主公得负责。

    不过去凉州着实很考验体力。从河南到甘肃,现代坐火车、自驾上高速都嫌远,大伙儿是全程风餐露宿、负重步行。连自家队伍里那二十骑兵也是步行;战马精贵,马吃得远比人多,若非作战,下层将士都舍不得骑。

    曹略心算了下,路程2000多里地,带着一百多人,人吃马嚼的,起码得走一个半月,最好在雪季前赶到。

    出了河南进入关中,官道上的行人就渐渐增多。路边的田野一望无边,远处庄园耸立,近处数十上百的农人、奴婢散布田间。一个裹着绿帻的大奴挺胸凸肚地站在道边的田垄上,正在指挥几个小奴锄草浇水,瞥眼瞧见了曹略一行人,只漫不经意地瞅了瞅就转回了头。

    曹略叹道:“关中就是关中,两代帝都之地!见了世面!一个田边的大奴就能视吾众十余车骑若寻常小事。”

    他们一行百余人,三十余匹马,三辆车,大多携弓带剑,这要放在谯县老家,早就惹路人频频目注了,而这个大奴却仅只是瞧了一眼就不再看了,可见平时有多少车骑队伍来往此地,管窥所及,亦可见关中之繁荣。

    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人前行,不多时,长安城尽现眼前。

    一条宽深的护城河绕城一周,暮色下,波光粼粼。过了护城河,迎面是座雄伟的城门。城门上旗帜飘扬,郡卒巡行其上,十几个持矛披甲的门卒分立在城门两侧。经过瓮城,再过一座城门,尚未从城门下的昏暗缓过神来,无数的嘈杂热闹的声响已喧嚷入耳。

    他们是从东城门进的,长安城的市集在东南边,这边多是里坊,饶是如此,路上已是热闹非常。

    只见一条大街笔直壮阔,足能容七八辆马车并行。路人行于两侧,车骑驰行中央。路边沟渠石垒,渠外邑宇逼侧。高楼临街,青色的酒旗高高挑出,时有人结伴进去,又时有人醉醺醺的摇晃出来。往来行人中,不乏高冠士子;驰行车骑上,多华服贵人。

    曹略开口说道:“京兆府在城东北,从这里过去还有段距离。这一路走来十来里地,大伙儿都累了,再提把劲,早点拜见过府尹,换了路引关防也好将息。”

    诸人应诺,簇拥着他,步上街道。

    走上来才发现,这街道被夯实如硬土,路面上还铺设了河卵石,马蹄踩上去,嗒嗒作响。

    街上熙熙攘攘,不时有车、骑从他们边儿上经过。车以辎车居多,珍饰华侈,外有遮挡,看不到里边的人,偶尔有妇人的香气从中飘出,每到这时,曹略手下的那队护卫就会忍不住多看上两眼。曹略只得又提醒他们:“专心行路,莫要左顾右盼。”

    换了路引关防,众人进入驿站歇息,正当曹略准备入睡之际,恍惚间,仿佛听到阵阵哭泣声。刚开始以为是幻觉,但哭声越来越大,后来还夹杂着叫喊声。曹略更睡不着了,起来披上衣服,出门去看。借着朦胧的月光,只见有几个衣衫褴褛的人,守在官驿门口哭哭啼啼,一个驿馆的兵丁正手舞着皮鞭在那里斥责驱赶。

    刚看见兵丁要打那些乞丐时,只见一汉子:头戴一顶毡笠,上撒着一托红缨;身穿一领七星打钉皂罗战袍,腰挂一对水磨八棱钢鞭,足穿一双鹰爪皮四缝干黄靴。生得面圆耳大,鼻直口方,腮边一部络腮胡。身长一米七,肩宽体壮,一看便知是军伍之人。

    那人大喝:“尔等安敢欺压良善!”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www.23usx.com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更多章节可以点击:大魏皇叔。本站网址:https://www.shengxudq.cn/

类似《大魏皇叔》的精彩小说